最强“妖股”*ST左江,证监会立案!深交所

作者: 小李 2023-12-03 06:38:14
阅读(289)
今年以来,*左江(223.860,4.06,1.85%)在相关概念加持下强势摘得A股市场“最贵ST股”称号,可谓赚足市场眼球。但与此同时,因自身经营不善导致的一系列问题,也让公司成为监管重点关注的对象。12月1日晚,公司披露收到证监会立案告知书。市场人士分析认为,鉴于公司近年来业绩持续低迷且频频提示退市风险,此次被立案调查或将进一步加大其退市概率。截至12月1日收盘,公司股价报223.86元/股,总市值为228.4亿元。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ST左江涨幅高达71.72%,股价最高触及299.80元,是百余只风险警示股中股价最高的一只,年内涨幅排进前五。六度“吃函”12月1日深夜,*ST左江发布公告称,公司于2023年12月1日收到证监会下发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立案告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同一天,在深交所发布的深市监管动态中,深交所也明确表示,本周对“*ST左江”继续进行重点监控。记者梳理发现,截至12月2日,在公司被立案调查之前,*ST左江今年以来已被深交所六度发函,涉及2022年年报、2023年半年报、2023年三季报以及两封关注函。其中,关于三季报,深交所已是两次发函问询,但公司目前均表示延期回复。细看深交所对公司下发的相关函件,有关公司是否涉及退市风险的相关问题被重点问询。财务数据显示,公司2022年年度经审计后的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孰低)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公司股票交易已在2022年年报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来源:Wind不仅如此,公司2022年度财报被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如若保留意见未消除,公司2023年被出具非标准的审计报告,公司则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23年修订)》第10.3.10条第三款涉及终止股票上市交易的风险。根据当时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专项说明,截至2022年12月31日,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余额28311.07万元,坏账准备5120.93万元,账面价值23190.13万元。部分应收账款因未能实施现场访谈,亦未能取得函证回函,涉及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20124.75万元,占应收账款期末余额的71.08%。因受限于访谈、函证等重要审计程序未得到有效执行,未能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无法判断上述应收款项账面价值的可回收性。最强“妖股”*ST左江,证监会立案!深交所在三季报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公司结合年度已实现收入、在手订单及当前实施进度、预计确认收入时间和条件等,说明公司2023年是否存在涉及终止股票上市交易的风险。今年10月13日,*ST左江公告称,为加速资金周转,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减少应收账款余额,降低应收账款管理成本,拟向银行、证券公司、资产管理公司、保理公司等金融机构申请办理不超过人民币2.5亿元的应收账款无追索权保理业务,即公司将部分应收账款转让给金融机构,金融机构根据受让的应收账款向公司支付保理款。对此,在公司11月4日披露的深交所关于其三季报问询函中,深交所也要求公司结合截至本函回复日前述应收账款的回收情况及应收账款无追索权保理业务的进展情况,说明审计报告保留意见的形成基础是否消除,是否存在涉及因财务报告被出具保留、无法表示意见或否定意见导致公司股票终止交易的风险。为何“最贵”?一边是因业绩连年不佳深陷退市漩涡,另一边是二级市场强势上扬的股价,*ST左江缘何集如此割裂的现象于一身?据了解,公司是信息安全领域的软硬件解决方案提供商与软硬件平台的供应商,主要从事信息安全领域相关的软硬件平台、板卡和芯片的设计、开发、生产与销售。公司销售的主要产品为网络安全全领域的智能硬件主机、自研的安全系列软件和基于网络安全芯片研发的相关产品。公司2023年4月末在其公众号发布消息称,2022年11月,鲭鲨NE6000系列网络数据处理芯片(DPU)研制成功。但围绕这颗芯片,公司需要解释的疑点还有很多。公司于11月16日披露的深交所关于其三季报问询函(二)中显示,今年1月,公司确认合同内容为“DPU芯片”的收入,金额为1261万元。根据公司报备的合同,本次交易的对手方为昊天旭辉,交易内容为400片“NE6000”系列DPU芯片,本次交易合同于2022年12月27日签署,于2023年1月3日即完成交付。对此,深交所要求说明:合同签署5日内即完成交付的合理性,是否具有商业实质?公司2023年前三季度DPU芯片销售收入实现情况,主要客户名称、销售金额及使用用途等情况,以及是否与公司董监高、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存在关联关系。记者查阅发现,在2022年年报中,公司曾披露其控股子公司北中网芯于2022年研制可编程网络数据处理芯片(DPU),该芯片可应用于网络数据通信领域、网络数据安全领域以及网络云服务加速等领域。然而,记者发现,在2022年年报中,北中网芯当年的年收入金额为0;在2023年一季报中,公司称实现收入增长主要是公司芯片业务实现销售收入,但2023年第一季度扣非后净利润却为-3021.8万元,同比下滑15.66%。前后矛盾的业务描述与不断抬升的股价形成强烈反差。今年以来,公司股价的区间涨幅已超过70%。深交所此前要求公司自查并说明是否存在利用信息披露、互动易平台和媒体宣传等迎合市场热点、拉抬股价配合股东减持的情形。部分股东加仓值得一提的是,即便被寄予厚望的DPU业务才刚起步,公司整体业绩依旧难言起色,且面临退市风险,但不妨碍部分股东持续加仓。来源:Wind今年三季报流通股东榜单显示,彭国华、印樱等自然人以及一家私募机构今年以来持续加仓。其中,彭国华系2022年年报进入公司股东榜,彼时持股比例(占流通股,下同)为2.26%。经过连续三次增持,截至今年9月末,其持股比例已升至4.02%。此外,彭国华还是大立科技(12.170,0.04,0.33%)第二大流通股东,同期持股比例为2.52%。而唐达远也同为2022年年报进入公司股东榜,但此后由于股东榜门槛线提高,其从2023年一季报中“消失”,后于今年三季报重新上榜。在公司尚未进行转增的前提下,对比其前后持股比例不难看出,唐达远也在今年实施了增持,截至今年9月末其持股比例为1.13%。再看印樱,自2023年中报进入流通股东榜单后,目前其持股比例由最初的1.14%增至1.21%。此外,北京鸿道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旗下鸿道全球优选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今年以来也在陆续加仓。编辑:张楠王寅